欧美免费毛片性视频|性欧美xxx|欧美生活片
业务邮箱
oobyumIa@yeah.com
首页> 招聘

贵妇的组织

内容详情

「晚安,小姐。」  这个男人高大、英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穿着一套制作考究的灰色西装,里面配一件针织衬衫。他好像有点儿不舒服,甚至痛苦。欧玲雅上下打量着他,她在想,不知道他上过多少又老又富的女人的床。是的,这是一个值得女人为他投资的男人。  现在,似乎到了欧玲雅为他解闷的时候了。  她默默地把他迎了进来,有点手足无措。他抛给她一个微笑,她对自己说也许这并不太难,用不着紧张。他毕竟是一个男人,对於理解一个男人的需要,她从未费力过。  「要喝点什麽吗?」  「来一杯马丁尼,如果你有的话。」  她将酒瓶口对着玻璃杯的杯沿,苦艾酒缓缓地流进了杯子,她的手竟有些颤抖。她瞥了一眼时钟,已经超过十点了。她并不想赶急,但是这才是十个拜访者中的第一个,他们的谈话不一会儿就要涉及到性了。  她将马丁尼酒递给他。他啜了一小口,然後啧啧嘴,带着怪异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她。  「我猜你在想我会主动下手。」  欧玲雅吃了一惊。  「你怎麽这麽说?」  「好吧,如果你是这麽想的,你还可以多想一些。相信我,我看过、玩过也睡过许多女人:胖的、瘦的、老的甚至极其少有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像你。但是你明白,她们对我来说都一个样。什麽人也提不起我的兴致了。」  「我明白。」  欧玲雅正在脱着她那黑色的紧身裙,露出了她那结实的、金色的大腿。  「你很勇敢,宝贝儿。」他笑道。「但是实际上,你认真地想到过我从前从未看见过一个美丽的女人的裸体吗?你相信你会带给我一些新的感受吗?」  也许不能,欧玲雅想道,但是我有机会。  她走向梳妆台,拿起一个小药水瓶,旋开滴盖,这小药水瓶是那个日本人给她的。  「或许你喜欢我给你按摩?我的朋友说我恨烂熟。」  「按摩?用药水?噢,太有趣了!」他打着呵欠,看了一眼手表。「也好,我想这会打发时间的。只要你愿意,我为什麽不呢?」  他脱下上衣,让欧玲雅帮他脱下长裤,然後她将衣服叠好,放在椅背上。他穿着一套玫瑰红色的丝质拳击运动短装,她觉得很可笑;不过他的身材很棒,尤其是在他那个年龄的男人中优美而结实,很有魅力。  「也许你喜欢躺在床上?」  他懒散地趴在床上,似乎并不期望从中享受太多的乐趣。那好,就让他来试试吧。欧玲雅将药水瓶早放在手中,让那珍贵的液体温暖起来,然後滴了几滴液体在他的背上。如果它对他并不奏效怎麽办,如果它在她身上有效只是因为她的心理因素的作用又该怎麽办?  「哦,气味不错,」他自言自语道,「好像有点甜味不,是香味,麝香味。里面有什麽?」  欧玲雅没有回答,继续按照那位日本人按摩她的方法在他身上按摩。她相信,这种药水已经慢慢地渗入了他的皮肤。渐渐地,他开始放松下来,并且呼吸加快。欧玲雅高兴地意识到药水里的春药开始发挥作用了。  「噢,」他喃喃地说道。「感觉很好。热┅┅这麽热。」  欧玲雅感觉到他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按摩,於是就将他翻过要来,滴了几滴药水在她的手掌上。他的情欲已慢慢被刺激起来了。太好了,但是还得一会儿才能情绪高涨。她将手掌抚向他的胸部和腹部,特别注意了一下他的乳头,他的乳头似乎正等待着她的按摩。  他的双腿不自觉地叉开了,正等待着她的手掌,但是她没有立即按摩他的阴部,他的生殖器还没有完全勃起。最好先逗逗他,等他真正想要她的时候再和他做爱。当第一滴药水滴到了他的阴囊上时,他发出了一声惊叫。  「真是个魔法!啊!我的上帝!你的指尖真有魔力,小姐。」  欧玲雅暗自笑笑,她知道现在这个男人的快乐就掌握在她的手里。她一边将药水一滴一滴地滴入他的阴囊,一边长长地、慢慢地、细致地摩擦着它,他不禁呻吟着。  这东西真有效!接着她又按摩他那已经与旧的阴茎,它握在她手里,就像一根坚硬的铁条。  「现在就要我吧,」他呻吟道。「我的那东西就像在火上受着煎熬。」  最後,欧玲雅答应了他的请求。她知道只要她愿意,她再用手按摩几下他就会达到高潮的。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她希望留给他的记忆更深些,更牢些。  「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个时刻,先生。」她说着就爬向他的身上,他的阴茎深深地插入她的体内。「永远也不要忘记欧玲雅。」  这个年轻的阿拉伯小伙子徘徊在欧玲雅的房间门口,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尴尬。刚才走在街上,一个男人走上前来他打招呼,并给他提供了一个寻乐的场所,还给了他许多钱。但是当他站在这个房间的门口,看着那个半裸的金发碧眼的美女时,他又忍不住想转身逃开。  「进来,进来呀,不要这麽害怕,我不会吃你的。」  欧玲雅又一想,也许我会吃你的。她将这个男孩轻轻地拉进了房间,随手关上了门。他真是一份美妙的甜点心:大约十六岁,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紧张地睁大了眼睛。  「什麽┅┅你想我做什麽,夫人?」  「不用做,宝贝儿,什麽也不用做。我什麽都会做,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带给你快乐。请你不要啡我「夫人」那会让我感到我已很老了!你可以叫我欧玲雅。」  「你怎麽不脱点衣服呢?今晚这麽热,脱下它们,你会更舒适些。」  她将手放在他的身上,他哆嗦了一下,似乎怕她会以某种方式伤害他。这个街头小顽童还没有习惯这些温柔的爱抚。她开始和他闲聊着,并且轻言细语地抚慰着他,就像抚慰一个小孩,或者一个离开了妈妈的可怜的小动物。他是一只小老虎,一只集强壮、稚嫩和勇猛於一身的小老虎。  「小老虎,我的小老虎。」她一边咕噜着,一边脱掉了他的T恤衫,接着又解开了他的牛仔裤前面的扣子。  他表情怪异地用她听不懂的方言嘟浓着什麽她猜他讲的有阿拉伯语,也有法语欧玲雅想像他在用丛林中生活的四足动物的语言和她说着话。他那麽像外国人,那麽富有野性,又那麽惬意。她将手指插进了他褐色的卷发,他发出了一声痛苦而又快乐的嚎叫。  接着,她又脱下他的牛仔裤,她看到他的阴茎已经变得硕大而勃起,白色的棉短裤已经湿了一大片。真想舔舔他,但是她又不敢冒这个险,她怕吓跑了他。  非常温柔地将手伸向他的短裤的松紧带,并拉下了裤,露出了他那充满活力的阴囊。  「多麽迷人的小老虎!」她感叹道。「让我吻吻你,爱爱你吧。」  但是当她伸手抚摸他的时候,一串白色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上。他又羞又怕地喊叫着,把脸藏进了怀里。欧玲雅想道,他大没经验了!  「噢,夫人,夫人。」他害羞得几乎要哭了,他内心埋怨着自己的无能,同时,欧玲雅内心也同样地埋怨着自己。如果她不能让他享受到如痴如醉的快乐怎麽办呢,如果他垂头丧气地回到组织怎麽办呢?她想到了给他抹点春药的药水,但是它的威力又太大了,她害怕这会使事情变得更糟。不行,她必须想想其它的办法。  「嘘,别出声!」她安慰着他;她冰凉的手抚摸他烦燥不安的身体,他一下子倒在床上。  她也上了床,跪在他的两条大腿之间,用柔软灵巧的舌头逗弄着他,他有点畏缩,她不知道他的感觉是快乐还是痛苦。  他的阴部又一次兴奋起来,但是还没有勃起。突然,欧玲雅停止了折磨这个小男孩,她一转身滚到了床上。过了好一会儿,他也了过来,肘部撑着床,向下怒视着欧玲雅,一副困惑的样子。  「欧玲雅夫人,你为什麽停下了?那感觉那麽美妙。」  她大笑。  「我相信那感觉很美妙,宝贝儿:但是我想,现在是你逗弄我的身体的时候了。」  「可是,夫人,我不会呀!」  「小老虎,你以前从未摸过女人吗?」  他尴尬地羞红了脸。  「欧玲雅夫人,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看过女人的裸体。」  「这麽说现在是你学习的时候了,是吗?」  她轻轻地抓起了他的手,将它伸向了她的乳头,那个男孩的手在颤抖着。  「这是我的两朵小玫瑰花,小老虎。它们会告诉我的情人我是否作好了做爱的准备。你感觉到它们变硬了吗?」  男孩出神地点点头。尽管他的动作不太烂熟,欧玲雅的乳头还是变得越来越硬,突起。她想,他是很有魅力的。她有一丝儿放纵,有一丝儿迷醉,就像含有春药的药水渗进了她的骨髓。  「对,就是这样,宝贝儿。温柔而有力地。噢!不要这麽用力。现在我再教你另一招。」  她又抓住他的手,这次,她引着它顺着她的小腹伸向了浓密的阴毛区,教他怎样摩擦着她的阴毛。  「对,就是这样对极了!如果你这样对待你的女朋友,她会像一个真的母老虎一样嚎叫的。把你的手指给我,我们俩都会兴奋的。这儿!看这儿,它张开了吗?像一朵盛开的花儿吗?」  「这麽湿!」这个男孩惊叫道,他被从她身体最神秘的部位流出来的液体惊呆了。「像┅┅像┅┅」  「像热带雨林!」欧玲雅替他道。「整个丛林都充满活力,不是吗?伸进我的体内感觉我的热情吧,小老虎,看看粘液是怎样在你的抚摸下产生的。」  她慢慢地引导着他的手指,以便它刚好触到她最敏感的部位。  「抚摸它吧,」她轻声道。「看看它有多成熟,有多饱满。」  他几乎是机械地听从着她的吩付,他精神恍惚,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相信他正躺在这个豪华的旅馆里,就在这个房间的这张床上,旁边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丽女人。  一阵快感的浪潮向她涌来,她将那个男孩的手指从她体内拿了出来。  「你看过了,也摸过了,」她轻声道。「现在你再尝尝它吧。」  她将他的头压向她的两条大腿之间。  「舔吧,我的小老虎。舔舔这甜美芬芳的甘露吧。」  他本能地伸出舌头舔着她。几秒钟以後,欧玲雅快乐地达到了高潮,他的脸被她紧紧地压在她的阴部,她内分泌的粘液粘满了他的双唇。  「夫人,夫人!」那个男孩叫道。「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他满脸都是粘液,她热情地、忘我地吻着他,沈浸在无法抵抗、无法遏制的快乐海洋里。  她低下头,看到他已入佳境,看来她的一番教授没有白费,这也正是她需要的。  「要了我吧,」她在那个男孩的耳旁低语着。「拿去吧,我的小老虎,要试试你的「爪子」。」  欧玲雅朝这个男人和蔼地一笑;然後上上下下暗自打量着他。这个男人又瘦又高,穿着一套黑色的长衣长裤。他的皮肤自得极不自然,就像一个吸血鬼。  欧玲雅一边这麽荒唐地想着,一边把这位不速之客迎进房间,她心中祈祷着他不要再过分地折磨早已疲倦的她了。  这个男人挑了一个手扶椅,生了下来。接着拿出一瓶红葡萄酒,打开瓶塞,将它小心地放在桌上。  「这酒红得像胭脂,」他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我非常喜欢这种富贵的红色┅┅它使我想起了血,也想起了生与死。我的工作要求我能够很坦然地面对死亡。」  「你┅┅你是干什麽工作的?」  「哦,亲爱的小姐,我当然是个殡仪员了。」  他笑了笑,这是他第一次笑。只是他笑得很恐怖,他那一口不规则的牙齿让欧玲雅想起了死人的骷髅。接着他又说道:「并且,我非常喜欢我的这项工作。它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只是不知你会不会也给我带来那麽多的乐趣。」  欧玲雅直打哆嗦,一下子坐进了她对面的椅子。  「给你带来快乐是我唯一的目标!」她回答道。她觉得她的声音多麽虚假,多麽空洞无力,「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尽管吩咐好了。」  他打开了他的小皮箱,当她看到他取出了一卷粗粗的绳索时,她吓呆了。他打算伤害她吗?他准备绑架她吗?接着,她拉开了卷着的绳子,将它一圈圈地绕在他的脖子上,然後轻轻地在下颚左下方打了个结。  「打结的位置很重要,」他漫不经心地继续说着,就像一个工人解释着引擎的工作原理。「如果结不正好打在下颚的下面,那麽脖子就不能很快地被绞断,绞刑者也就不能立即死去,他不得不和死神作长久的斗争。当然,到底有多长久,那也值得考虑。」欧玲雅避开了他的逼视,希望他千万别打她的主意。  这个男人的眼里显示出一种被压制了的兴奋,他又说道:「你知道,有人说一个男人到临被绞死的时後会勃发一次他一生中最强烈的情欲。能享受到这麽空前未有的快乐,你不认为这死很值得吗?」  他玩弄着绳子的末梢,欧玲雅看到他因情欲高涨而涨红的脸。  突然,一个念头闪进欧玲雅的脑海,她意识到了他将要告诉她什麽。他并不打算用绳子绑架她,他想要她明白他对死亡的痴迷,以便她能够满足他的欲望!  「脱下衣服」欧玲雅命令道,她竭力装作威严的样子。  这个仪殡员高与地脱下了外套和配着黑色丝质领带的上了桨的衬衫。她帮他脱下逞亮的皮靴和黑色的马裤;接着他又蹬掉了短裤,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他简直像个鬼怪,全身瘦骨嶙峋,皮肤惨白,就像从没晒过太阳。不过他的阳物又粗又大又结实,好像积蓄了他全身所有的能量。  「跪下。」  他听从了她的吩咐。她勒紧了缠在他的细脖子上的绳子,直到他被勒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很快,他的阳物变得更坚硬了,他的呼吸越来越快。接着,她又改了另一个小把戏,她将梳妆台底下的一个小方凳踢到他的面前,说道:「弯下腰,趴在上面,手紧紧地抓住着凳子。」  从仪殡员裤子上解下来的裤带成了欧玲雅手中的皮鞭,她要像在艺术馆地下室对待特斯提先生一样地收拾这个仪殡员。这个仪殡员似乎很乐意她的抽打,他的後背和臀部被抽成了红一块、紫一块的,他不禁呻吟着,抽搐着。  渐渐地,欧玲雅看到他慢慢地接近了快感的高潮。  「先生,你是个邪恶的男人。」  「噢,是的,是的,非常邪恶。」  「你应该受到惩罚。」  「惩罚?惩罚我吧,惩罚我吧。」  「你以为你┅┅该死吗?」  听到这句话,仪殡员先生的身上彷佛通过了一股电流,他极度恐怖地瞪圆了眼睛。  「噢,是的,是的。死才是对我所犯的罪行的最好惩罚。我必须死,现在我就死!」  「很好,我成全你吧!」  欧玲雅将葡萄酒瓶举到他的肩膀以上,血红的液体慢慢倾到了他的头。当他看到流在方凳上的葡萄酒时,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就在这时,她狠狠地向他的颈背甩了一鞭子,就像刽子手的斧子砍在他的身上。  「死吧,你这个无耻之徒!去死吧!」  他浑身颤抖,双臂拉着,一下子瘫坐到凳子上。有好一会儿,欧玲雅害怕自己真把他杀死了。她给他重重的一击,他的心差一跳出来了。但是他又开始呻吟着,气喘着,抱着她的腿扭动着。他的精液射到地毯上,和流到地毯上的红葡萄酒混在一起,她想,她又得向康斯坦特。菲劳先生好好解释一下了。  欧玲雅瞥了一眼桌上的时钟,已经八点半了。上一个拜访者十五分钟以前才离开,信使先生九点钟就要来了。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殡仪员要是她的最後一个拜访者就好了。  她准备一人享受着这难得的几分钟,这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她极不情愿地拖着脚跟走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灰色制服的男人,他戴着手套的手上捏着一个信封。  「你是欧玲雅小姐吗?」  「进来吧,进来吧,快点时间不多了!」  她拽着他的肩膀,把他拉进了房间。  「干什麽┅┅?」  「没有时间讨论了!你只管脱衣服吧,快一点!」  那个男人耸耸肩,接着就开始脱衣服。他的身段也很棒,欧玲雅想道,和他多呆一会儿,也许她不会介意的,只是他们现在在这里,是为了他的快乐,而不是她的。  他躺在床上,她用她依然亢奋的大腿叉开他的双腿,她一再希望自己在信使到来以前要成功地对付掉这位拜访者。  几秒钟以後,这个男人就愉快地哼了起来,欧玲雅浑身疲倦地压到了他身上,她甚至没有听到敲门声。  「我的女神,欧玲雅你的胃口实在令人佩服!」  欧玲雅抬起头,看到信使正倚在门上,脸上堆满了笑。  「你什麽意思?什麽令人佩服?我只是完成了任务而已,不是吗?」  信使走进房间,关上门。就在她身下的那个男人微微地呻吟了一下,而没有动。  「你的确令人佩服,我的宝贝儿,我仅仅指你现在。我本来想,经过一个晚上的放纵,你也累得差不多了,也该歇息歇息了。作为一个组织的预备成员,你实在让人可畏,可敬。」  「你的意思是┅┅你是说这个陌生人不是组织派来的?」她怒视着身下的这个拜访者,他脸上漾满了快乐的微笑。  「恐怕不是的,欧玲雅,这位先生仅仅是个我雇用送急件的邮差,我相信他身边有给你的邮件。啊,对了。」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那个鼓鼓的信封,把它撕了开。「给你的,小姐。」  她接过信封困惑地看着它。  「一盒空白录影带?这个是干什麽用的?」  「它是为你的下一个任务作准备的,欧玲雅,我相信你会喜欢它的。为什麽不看看卡片呢?」  欧玲雅从信封里抽出卡片,上面写道:  「祝贺你,欧玲雅,你为你自己蠃得了组织的信任。但是明天你还得面临你最大的挑战。你必须用这盒录影带录下你在巴黎的一家夜总会里的一个色情表演场面。祝你好运。」